济南90后母亲患白血病才知被领养 寻亲却物是人非

发布日期:2022-05-01 20:16   来源:未知   

  3月22日,山东省立医院病房,丈夫张良峰在照顾患病的王兆红。 见习记者刘玉乐 摄

  今年25岁的王兆红家住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东谢屯村,刚当母亲的她本应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然而突如其来的疾病却打破了这个家的安宁。3月14日,她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需要移植造血干细胞。为了把她从死神手中拉回来,父亲王家安不得不面对那个他回避了24年的“线岁时被抱养,并非自己的亲生女儿。如今,家人希望能帮她找到亲生父母,点燃她生的希望。

  22日14:00,在山东省立医院东院血液科,王兆红蜷缩在病床上喊着疼,丈夫张良峰蹲在床边拿纸巾帮她擦拭额头的虚汗,嘴里低声安慰着,“一会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不疼了。”今年2月,王兆红感到身体不适前往医院检查,几经辗转,最终在3月14日被确诊患上了M2型急性白血病并伴有粒细胞肉瘤。“小红今年才25岁,孩子才11个月,怎么能得了这种病。”张良峰紧抓着窗边的栏杆,手上青筋暴起。

  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后,医生采取化疗的方式为王兆红控制病情,“化疗只能是控制,要想彻底治愈还是得等情况稳定之后进行骨髓移植。”这让一家人变得心事重重,“找不到她的直系亲属。”

  24年前,由于婚后没有孩子,王家安多方托人打听,最后在中间人的牵线岁女童,她就是王兆红。

  “岳父一直把小红当亲生孩子看待,怕她心里难受,对抱养这事一直很避讳。”可现实必须要面对,移植造血干细胞需要配型,直系亲属最可能成功,“自从确诊,家里一直在找她的亲生父母,可打听半天都没消息。”下巴上冒出了青色胡茬,张良峰多日来一直奔走在病房和寻人之间,早已忘了打理自己。

  16:00,东谢屯村王兆红的家里,王家安和六七位老街坊围坐在客厅里,商量着帮女儿找亲生父母的事,“找了好几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王家安一筹莫展。

  “当年老王一家没有孩子,就托我打听有没有合适的孩子可以抱养。”说线年前就是她帮王家安联系抱养王兆红的。“有位80多的老太告诉我,她家附近有户人家的小孩子养不起了,想托付给别人。”张玉芝说,老太姓梁,询问过王家安一家的情况后,同意他们上门去看看孩子,“当时小红才1岁,跟着她姥姥生活,她姥姥说孩子亲生父母不管她了,自己也养不起。”本是想先去看看,可面黄肌瘦的女孩让人看着就心疼,征得孩子姥姥同意后,王家安直接就把孩子抱回了家。“把孩子抱回来就没想把她送回去,所以孩子亲生父母、姥姥姓啥叫啥全都没问。”王家安后悔不已,着急得声音都哽住了。

  王兆红得病后,王家安曾带着张玉芝前往当年抱养王兆红的郎茂山小区北区寻找有关她亲生父母的线索,“楼都还在,可过了20多年,当年从哪个楼抱养的早就记不清了,打听了半天也没问到她姥姥的情况,也没找到那位梁老太太。”无奈之下,王家安找到了七里山街道办郎北社区,工作人员答应帮忙,但目前还没有消息。

  寻人之路迟迟没有进展,王家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从屋里翻出相册、户口本……不停地翻找着一切关于女儿的信息,“我闺女特别孝顺,村里谁不知道。”说着说着王家安嘴唇又颤抖起来。

  王兆红4岁时,王家安和妻子感情不和离了婚,他没有再娶,又当爹又当妈地把女儿拉扯大,单亲家庭的生活也让王兆红比同龄孩子更加成熟,“小红十二三岁就会洗衣做饭了,放学后别的孩子都出去玩,她都是回家收拾家务。”

  2007年,王兆红的奶奶不慎摔断了腿,瘫痪在床,年仅15岁的王兆红把照顾老人的重担一肩扛起,“我们兄妹三个,妹妹出嫁了,我和弟弟都没媳妇,都是小红照顾她奶奶。”王家安说,女儿白天去上学,晚上回来就给奶奶做饭、擦身、洗衣,直到老人2012年去世,每当提起这件事,村里人都给王兆红竖大拇指。

  2014年,王兆红和同事张良峰结了婚,“女婿人也好,我们家里条件不好,知道我和他叔没别人照顾,也不怕人说他是上门女婿,和小红一起搬来照顾我们。”2016年4月,小夫妻俩的儿子小宇出生了,“要不是小红得了这个病,日子本来越过越好了。”说到这里,王家安用手捂住了眼眶。

  隔壁里屋,王兆红的婆婆正抱着小宇来回踱步,自从儿媳生病,她便从老家泰安赶来帮忙照顾,“孩子从小就是小红照看,从没离开过妈妈这么久。”上周,一家人曾带着小宇去看望王兆红,白血病的并发症让王兆红的眼球突出眼眶,耳朵也有些听不见,妈妈的样子让小宇有些害怕,“一 开始不认识了,不让他妈抱。”在家人的引导下,小宇还是想起了母亲,赖在母亲身边不肯离开,“回家路上就哭,一路哭回家里,闹了一个晚上才消停。”

  家人打开了手机视频通话,电话那头,王兆红跟儿子打着招呼,“宇哥,我是妈妈,想妈妈了吗?”一声“宇哥”,让小宇认出了屏幕里的母亲,这是他和母亲之间特有的称呼,他举着小手不停地戳着屏幕,又抢过王家安手里的手机放在耳边,咿咿呀呀的,像是在跟母亲说线日是宇哥的生日,这是他第一个生日,我想陪他过。”这是王兆红现在最大的心愿,病痛让她说话格外吃力,但她说自己一定能坚持下去,“从小我就没有母亲,不能让宇哥跟我一样,我一定要陪他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