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普法|电商商家如何合规经营不踩坑?干货都在这里啦!

发布日期:2022-04-30 10:50   来源:未知   

  为深入贯彻落实“为群众办实事示范法院”创建活动要求,持续助力余杭全域创新策源地建设,在一年一度的知识产权周,我院未来科技城人民法庭法官通过千牛平台面向电商商家上了一堂精彩而丰富的知识产权普法课。快跟小编一起看看有哪些干货吧!

  4月25日下午,未来科技城法庭副庭长王淑贤以“合规经营避踩坑”为主题,通过著作权、商标类、恶意通知类等不同类型典型案例,深入浅出地讲解了电商场景下与知识产权侵权相关的系列法律知识,帮助电商商家合规经营、合法维权。直播在各平台共计吸引了近9万人次观看。

  案情 原告A是一家知名电影厂,相继出品了《大闹天宫》等优秀动画片,享有Q版孙悟空形象的著作权。被告B公司开设的天猫店铺销售的退热贴外包装使用了该孙悟空形象,并载明生产商系C公司。原告A将被告B公司、C公司诉至法庭。C公司辩称该外包装系委托他人设计并支付费用,自身无过错。法院经审理认为:C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生产的产品使用涉案作品的行为侵犯了A的复制权、发行权。

  案例提示 侵权图案虽系委托他人设计,也可能侵权。经营者委托他人设计产品包装应当签署合同,明确设计成果的权利归属,同时合同亦应当明确若设计方提供的设计成果侵犯他人权利应承担相应责任。本案中如果有相应的合同及约定,即使C公司承担了相应侵权责任,亦可通过合同主张设计方的违约责任,从而保障自身权利。

  案情 电视剧《虎妈猫爸》的出品单位之一新某公司发现某平台部分卖家在销售其服装、书包等产品时宣称“虎妈猫爸同款”,并在商品介绍页面使用电视剧截图、剧照或者海报进行商品宣传,遂将该卖家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法院经审理认为:新某公司侵权指控成立,并根据作品知名度、市场价值、被告侵权行为性质等依法判令被告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案例提示 电视剧及其截图、剧照、海报等均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行为属于著作权侵权行为,应承担相应责任。热度不能随便蹭,想要利用电视剧的人气吸引顾客购买商品,需经过著作权人合法授权。

  案情 原告不二家公司系“不二家”系列商标的商标权人,主张被告钱某某在其经营的网店中销售的规格分别为三款包装的不二家产品为侵权产品。钱某某抗辩称其销售的不二家糖果是正品,只是该三种规格的包装系自行购买后分装。法院经审理认为:钱某某未经不二家公司许可擅自将正品商品分装到不同包装盒,且该包装盒与不二家公司对包装盒的要求有明显差异,该行为会降低相关公众对涉案商标所指向的商品信誉,从而损害涉案商标的质量保证功能和信誉承载功能,构成商标侵权。

  案例提示 商品的外包装除了发挥保护与盛载商品的基本功能外,还发挥着美化商品、宣传商品、提升商品价值等重要功能。即使销售的是正品,也不可随意改变正品原包装或重新分装,否则可能有侵权之虞。

  案情 原告德克斯公司系第880518号“UGG”商标权利人。被告胡某某利用家人在澳洲留学的便利,在电商平台开设店铺提供澳洲商品的代购业务,代购鞋靴的组合标识中带有UGG标识,原告以被告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为由诉至法院。被告胡某某抗辩称其只是提供代购服务,不构成侵权。法院经审理认为:胡某某未尽到审查义务,使得侵权产品进入我国境内,损害了原告的权利,属于商标侵权行为。

  案例提示 商标具有地域性,是指商标仅在其核准注册或被承认的主权国家地域范围内独立存在,具有效力。专门从事跨境代购业务的代购者不同于传统的人肉代购模式,其往往预先收集了可代购的商品信息发布在店铺内供消费者选择,根据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代购者有能力也有义务预先审核其拟提供代购的商品是否可能侵犯国内权利人的权利,如果未尽审查注意义务,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案情 被告博某公司其经营的电商店铺上销售移动电源产品时,使用了“【月销量超万笔】【小米】充电宝80000毫安vivo大容量超薄小巧便”作为其产品标题,原告小米公司以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产品标题中突出使用“小米”二字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为由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博某公司停止侵权并承担100万元的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认为:博某公司明知其销售的产品非小米品牌,仍然在涉案商品创意标题中使用“小米”作为关键词引流,侵犯了小米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最终,法院判令其承担100万元的赔偿责任。

  案例提示 创意标题的设置不能任意“撞”开权利的边界,冠以品牌却销售非品牌商品,创意标题设定人难脱商标侵权之责。

  案情 原告郭某某系“以纯”商标权人,被告杨某某在开设的网店店铺销售正品以纯服饰,店铺名称为“以纯正品系列服饰店”,原告以被告未经许可在网店店铺名称中使用其商标,侵犯其商标权为由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杨某某销售的服装为以纯正品,但其未经原告许可在店铺名中使用“以纯”字样的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其开设的店铺系经原告授权许可开设或者认为该店铺与原告具有一定的关联关系,故属于商标侵权行为。

  案例提示 在店铺名称、招牌使用他人商标如“某品牌专卖店”等必须取得商标权的授权,销售正品不能成为不侵权的挡箭牌。

  案情 A公司所经营的自有品牌产品销量和口碑俱佳。2017年12月,黄某的网店中一款“茶妈妈陈皮普洱(青柑)”产品被A公司投诉,理由为“经真假对比,该产品为假货”。黄某及时提起申诉,并提交相应进货凭证证明其销售的为A公司生产的正品产品,平台最终判定申诉成立。但A公司针对同款链接连续发起11起投诉,导致黄某店铺多次遭受处罚,销量几乎为零。黄某诉至法院,主张A公司构成恶意投诉,要求其承担200万元的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A公司明知其生产过同款包装的产品,却谎称从未生产过,并在真假比对鉴定报告中变造正品包装图片,制作虚假鉴定报告,以此投诉黄某售假并逃避举证义务,此行为系恶意投诉,遂判决被告A公司赔偿原告黄某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100万元。

  案例提示 投诉人明知其投诉依据不足,仍通过变造证据、刻意隐瞒事实、编造虚假鉴定报告等形式进行投诉的行为属于恶意投诉行为,以投诉维权之名行侵权之实,终将自食恶果。被投诉商家可从销售额下降、利润受损、用户粘性减弱等方面主张自身权益受到的损害。

  案情 原告余某系一家淘宝女装店铺的店主,该店铺一款短袖T恤上架后,成为店铺爆款。被告李某同样是淘宝女装店铺的店主,明知自己并非该爆款T恤商品链接中图片的权利人,却通过将图片上传到淘宝“原创保护平台”并以此为据投诉余某店铺的该商品链接“盗用图片”,致使该链接被删除、该款商品无法销售、粉丝被严重误导,余某的店铺流量下滑、信誉受损,损失严重。为此,余某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李某赔偿经济损失。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明知自己非著作权人,却通过“原创保护平台”以原创作品著作权人身份发起涉案投诉,属于明知无投诉权利仍发起投诉的恶意投诉行为,违反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李某承担3万元的赔偿责任。

  案例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恶意发出错误通知,造成平台内经营者损失的,加倍承担赔偿责任”。利用本用于保护原创作品的平台恶意投诉竞争对手,手段实不可取,也必将受到法律制裁。同时,类似本案原告余某的原创权利人应强化法律意识,通过“原创保护平台”等工具第一时间存证,以便维护自身权益。

  根据《最高法关于审理涉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指导意见》第六条及我省法院近几年的审判实务总结,恶意通知可归纳为以下类型: